主页 > 期刊论坛 >“手摸”分类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 >

“手摸”分类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


2020-06-10


“手摸”分类 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
独家报道/摄影:苏韵鸰

“手摸”分类 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

黄木旺出示自己的发声键盘手机,还有强劲的铃声,即使在吵杂环境也能听见手机响,同时也不怕拨错号码。

失明爸爸勇闯商海,卖菜也能绽放耀眼光芒。他是53岁的黄木旺,顾客们都称他Ah Wong,个性海派,总是穿着短裤搭配有领短袖T恤,夹着经典蓝白色人字拖,一周至少6天在新山班兰批发市场,坚持为顾客“手摸”挑选上等蔬菜,赢得顾客的信赖与爱戴。

至今仍有许多顾客和市场业者不知他是一名全盲的菜商。

忽略青光眼致全盲

他可以自由在菜市场中穿梭,行动自如,全靠超强的触感来分辨蔬菜的品质,也摸熟市场每个位置的细节特质,无需靠其他人引导,也能独自从摊位走到公厕,还能搬动大箩菜篮。

眼睛是灵魂之窗,黄木旺却因低估了“青光眼”(Glaucoma)会导致全盲,他的视力逐渐减弱,他从此看不到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初期没任何明显症状,只感觉视线稍微模糊,由于工作忙碌,还要养妻活儿,他不以为意,直到两年前病情发展到晚期,才意识到视力已严重损坏,遍寻群医救治也纷纷摇头,难以挽回。

他不因此而气馁,反而释放生命活力,充分发挥挑战命运的正能量,继续游走批发市场,更培训21岁长女黄彩音当接班人。

“手摸”分类 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

新山班兰批发市场每天都吸引大批人潮前往挑选新鲜蔬菜,黄木旺的团队互相分工合作,默契十足。

多次求医不果坦然面对失明

黄木旺1994年开始在淡杯市场卖菜,直到2002年与排行第七和第八的弟弟合股迁入班兰批发市场,成为蔬菜批发商,同时也在拉庆经营菜摊及武吉英达花园开设杂货店,这22年来,他都与蔬菜为伴。

他接受《》专访时表示,2014年开始,双眼视线渐模糊,日益衰退,曾到新加坡医院看诊,医生建议施行手术,除了手术费约15万新元(45万令吉),还不包括每周定期复诊2至3次及药物的费用,最让他放心不下则是面对手术失败的风险。

他坦言,当时4名孩子还在求学,经济负担沉重,难以挪出这笔钱,他也没有放弃回到大马的公立和私立专科寻医,却换来一次又一次“实在太迟了”的回应,挫折顿生。

他透露,后来一名中医师提供“包治”疗程,每20帖中药要价2000令吉,每天服食两次,但服食一年仍未见效果,去年正式变全盲,中医师再建议带他到中国寻医,他心知全盲已注定,让他在转念间坦然面对一切。

掌握菜市场地形行动自如

由于黄木旺长时间在班兰批发市场经商,早已掌握市场里的地形、杂物及摊位位置,无论是搬货甚至上公厕,都能不用拐杖完成,根本难不倒他。

他说,批发摊位由两名合股弟弟工作,也聘请4至5名职员帮忙组成一支团队分工,每天从早上9时工作至下午3时,生活节奏非常忙碌。

他透露,蔬菜批发超过40种类和等级,例如黄瓜、苦瓜、菜心、蕹菜、苋菜、芥蓝、白菜、黄白、角豆、菜豆、辣椒及番茄等,他对蔬菜成本、售价、利润及行情都牢记在心。

他表示,大部分顾客是早市、夜市小贩、迷你市场、杂货店及熟食摊贩,需要大量新鲜蔬菜,去年他双目失明后,长女就放弃会计师的工作,回到批发市场帮忙。

“手摸”分类  顾客信任 失明爸爸卖菜养家

长女黄彩音(左)向黄木旺确认订单的价钱。

手机发声键盘拨号不会出错

黄木旺认为,没必要刻意告诉顾客有关他失明的事情,而且不少是光顾10多年的熟客,顾客一开口,他就能通过声音、语气和互动方式(拍肩膀或握手),辨识出是哪位顾客,也一如往常地交谈,顾客没发现任何异样。

他说,他只是售卖本地蔬菜,当天卖完就算,一车一车的蔬菜送到菜市场后,他和团队会分工把蔬菜归类等级,而他则靠摸的方式检查蔬菜的好坏,也可以分类辣椒。

他透露,每天出门前,家人都会把现钞分类,用塑胶圈捆绑100令吉、50令吉、10令吉和1令吉,以确保他不会付错钱。

“科技发达,键盘发声的手机,每次拨电时我也不担心按错号码,非常方便。”

当记者询及生意已上轨道,加上女儿也帮忙接管,为何不选择当个轻松的老板时,他笑称,虽然眼睛全盲,但不代表身体严重残缺,他还能自由出入菜市场,加上家人们的大力支持,他更希望靠仅有的能力继续打拼人生,要拼才会赢!

放弃会计师职位长女愿当接班人

黄彩音指出,父亲5年前视力开始变差,不再驾车,由母亲代劳,父亲开始记熟家中的一切摆设,直到去年父亲证实因青光眼导致全盲,并申报为残疾人士。

她说,父亲工作节奏快,过度疲劳,眼内压力持续飙升,加上家族的遗传因素诱发青光眼,为照顾父亲的起居,家人们都尽量控制饮食,少吃煎炸辛辣食物,让父亲拥有足够的休息。

“家中所有家具摆设10年如一日,维持现状,如此一来父亲才能牢记地形,在家自由走动。”

她坦言,菜市场算是第二个家,从小跟随父亲到菜市场做生意,后来她也修读英国伦敦工商协会LCCI商业会计文凭课程,并在一所会计楼担任初级会计师。

去年得知父亲全盲后,她决定放弃会计师的梦,留在菜市场减轻父亲的负担及工作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